念林志忠弟兄 (2021-1-31) 梁榮光牧師
 
……志忠真正讓我佩服還不是他的才能,而是有才能而沒有炫耀,一直神隱,完全不求人知他身懷絕技!大家知道,音樂是一種十分「表演性」的才能,好的運用固然令人欣賞,但從不尋求「露兩手」的能耐,那就是才能以外又更高一層次的:品格和生命。
  星期一才收到附上照片的短訊說:「有聯絡他嗎?」我心中有點納悶,直說「認不得他了」。當發信息指是我所牧養教會的會眾,說剛剛病逝,家人託他邀請我在安息禮中負責禱告的環節。令我羞愧在於發訊的講得出這位弟兄常坐在向講台右邊中排……;更不好受的是幾日前,家人才到教會走了一趟,說了弟兄的名字:林志忠──這名字我認識,在文件上,在代禱中,但我竟沒將那名字跟照片中人連上,志忠卻出席我們堂會近三十年了!安息禮拜安排在星期四,別說邀請似是遲了,我也急不及待答應了,算給自己良心好過點。
  安息禮拜程序表是由林國璋牧師負責,當中有家人和朋友分享的文字,才知道他在音樂上有相當造詣──如果連林牧師這樣基督教界的音樂人也說以志忠為他兒時的偶像,我就不用多說他音樂上的恩賜。當重溫他One-Man Band自彈自吹(口琴)又自唱那神乎其技的短片,我實在佩服了。
  到了禱告環節,我公開表達作為牧者的不是,有過多次噓寒問暖而錯過深交,甚至知其人而不知其名──不獨我一人如此,其餘同工也是如此。隨後補充,這說明志忠真正讓我佩服還不是他的才能,而是有才能而沒有炫耀,一直神隱,完全不求人知他身懷絕技!大家知道,音樂是一種十分「表演性」的才能,好的運用固然令人欣賞,但從不尋求「露兩手」的能耐,那就是才能以外又更高一層次的:品格和生命。那份沒有顯盡威風、見光華或現顏色,那份淡泊平實的謙遜,正是誕生於馬槽中,釘於十架上的耶穌之生命樣式。是這種生命,讓我十分肯定志忠必為天父所悅納,蒙受祂所賜永生的──負責安息禮拜以百計,能讓我這樣力度的肯定,並非多數!
  志忠,令牧者欣賞,讓家人驕傲,就是不求欣賞,在可恃而不驕傲!志忠見證我們教會敬拜事工之成長過程,其間總有可批評的地方,卻從不發一言!一直保持低調,就是不想教會為他費神,正如他糖尿30年的困擾下,從沒說半句辛苦一樣……。這樣平易近人、自得其樂、總不打擾身邊人,奉獻所有而不作聲……,怎不教人懷念?對我說來:相逢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