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播敬拜的一些體會 (2020-03-06) 梁榮光牧師
 
  武漢肺炎肆虐,二月初就開始以網播形式替代實體敬拜;今公務員已復工,教會也開始進行有限度有序而謹慎的恢復實體敬拜聚會。保持抗疫之謹慎,從過往容許濟濟一堂三幾百人,到如今只好限制在25人以內,且需要會眾聚會前報名,接受測體溫,消毒雙手……種種不便,懇請見諒。當然在疫情還沒有最理想的控制下,網播形式仍為現階段之主要敬拜聚會形式。在此,想分享一下網播敬拜的個人看法。首先要說,這不是我們堂會的第一次,上次山竹來勢洶洶時,粗疏的做了。坦白說,對任何新事物,一直抱著無不可的想法,但仍保持觀望。
  先說網播的好處,第一是對會眾來說,就是方便,地點和時間任擇!對同工而言,除了頭一兩次之測試工夫較勞累之外,往後的運作,成本確實低,三四個同工就可以包辦講員、敬拜隊和直播的工作人員;且不用做太多場地收拾工夫,就把敬拜送到我們的會眾──甚至是堂外的會眾。如果將直播(facebook)和錄播(youtube)流覽次數加起來,是平日出席人數的六七倍──別開心,其實水份超級多,因我們難以確定誰會「全程」參與,更嚴重的是無從確定誰會「全心」參與。不要讓我猜中,有穿睡衣的,甚至吃著早餐來上敬拜;但願不是吃著午餐,更不希望是在如廁中進行。
  作講員的經驗說,對著鏡頭比不上平日那麼容易有情的宣講,不竟我不是讀講章的人。此外,因了解講道的公共性大了,因為整個信息是「擺上檯」!平日要做到得失不過份,總有辦法,但出了街的,不可能避免!確實的說,許多想說的即或說出來,是打了折扣的。再者,對本堂會眾講道較易切入需要,但自覺進了更大的公共視線中,有時顯得泛了。這些心理狀態的微妙改變,不只在講道時,也在準備講章前已經有。但這些限制又不盡是不好,至少信息的大公性強了。
  從牧養觀上說,會眾從上教會變成上網,那種「方便性」就已限制了敬拜前那一程「朝聖」的參與──疏洗的工夫和上路的折騰,種種準備是作為敬拜的代價,這代價算是敬拜的奉獻!上網就大大減低了這樣成本。還有敬拜中給讚的互動方式,對六十後的我,總覺得怪怪的。無論如何,按觀感說:如果有選擇,我還是喜歡實體敬拜。約翰二書說:「我還有許多事要寫給你們,卻不願意用紙墨寫出來,但盼望到你那裏,與你們當面談論,使你們的喜樂滿足。」在牧函中跟大家溝通,還不及「當面談論」,在Zoom打招呼也做不了當面的效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