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函號外:求真假,也求適時 (2019-10-04) 梁榮光牧師
 
  《牧函》是出外講道(威爾斯醫院)前的半小時,就寫了大半;講道後吃過飯,只差了兩少時多,因蒙面法出現而覺得所寫的,尤如活在平行空間裏的。先知說話是甚麼樣的話呢?除了本於真理發言,還有的是對應時局的。基督教神學離不開保羅在聖經中所說的話,但所說的,全是以書信方式發言──照樣是對應處境的。坦白說:講真話,沒甚麼難度。譬如:說1磅有16安士,或說地球是圓而不是方的……。這些符合事實而與生活處境無關的事實或真理,說多少次也不成問題。先知作為真先知,是敢於面對威脅,在處境中仍講真話,像拿單對大衛王說一句「你就是那人」(撒下十二7),直率的指出大權在握的人之不義。
  去年六月廿八日的一宗發生在上海世界外國語小學校門口外的砍人事件,謂一名叫黃一川的男子,持菜刀以無差別方式斬傷3男童學生及1女家長,其中2男童死,震驚全國。相關學校乃上海市最有名的英文小學,讀的人非富則貴:優先接納高幹子女,餘額再開放給富裕人家,新生需支付贊助費100萬元。
  慘案是在上午11時半發生,而該校於同日一時舉行畢業禮。由於公安到了一時半才公布事件,因此在一時前後出席的學生家長並不知情,唯獨有一位家長從外地趕回上海,從機場趕往學校的路上,在12:45收到同事的電話告知此事,這家長雖然看見禮堂佈置滿漂亮的,又見畢業班的孩子們,穿著整齊的畢業禮服,正興奮地等待典禮開始,但以為不該如常的載歌載舞。這位家長向校方提出把畢業典禮臨時改期之想法,期望以此作為對受難家庭的致意,並告訴這些即將邁入中學的孩子們,剛發生的事,除了默哀外,也可以在心理上面對這樣的人生慘劇的合宜教育。只是校方拒絕,並按時開始畢業禮。正副校長和家委代表致辭,隻字沒提相關不幸的事。這位家長在其文章表達,隨後響起歡快的音樂,大螢幕上打出This is the best day of my life(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孩子們甚至按原定安排,開始在搭設的T台上行走。這家長在禮儀中,對校方當甚麼事也沒發生而落淚。未幾,這則新聞在社交媒體瘋傳,孩子和家長們也知道了。可以想像其後的氣氛漸不對勁,最後一個壓軸的舞蹈表演終於取消,典禮也就草草結束。
  令人震驚不是慘案的發生,而是慘案發生後的應對──沒有合時的說出該說的和做應做的事。作為學校,培育生命的,到底要作甚麼?這學校沒有在該說的時候說了應時的話──學校還用不上說出甚麼假話而被定罪,只要在那處境中不說話,其冷漠已經該被責備!要說真話,對應處境來說話,在知識以外,還要勇氣。求神讓我們知道甚麼是真理,更求神讓我們知道甚麼時候講甚麼真理,和對誰說的。活在平行空間的信仰群體,所講的一切真理可以是對,但因沒對應而顯   出冷漠,失卻了先知和祭司的角色。這星期敬拜有既定信息,看來不能不改!